而山东则以引进全国高水平的画家作品来促使本土画家出外求学

  山东之行,让我对艺术品市场有了进一步的认识。饶有意味的是,山东与广东对待本土画家态度的天壤之别,倒是值得深思探讨。

  先谈广东艺术品市场,基本以推广岭南名家为主,对外省名家的推广(除拍卖行中一些古代或近现代的名家作品外)较为少见。很多人认为广东的各界人士还是比较喜欢购买自己本土的名家之作,一来藏家身边的朋友大都知道这个画家的名头,交流起来容易成事;二来容易找到作者辨出作品真伪;三来外地画家很多人不认识、不了解,缺乏一定的受众群体支持,生怕买画后流通不出去。而且。岭南艺术市场还有怪象,大多是区域藏家醉心于收藏那地区走出来的画家,像潮汕籍藏家偏爱潮汕籍画家,客籍藏家力推客属画家。有点像浙江一带的藏家所为,只买浙江籍的画家作品,对其他省份的画家并不感冒。虽然这样的收藏方式有其存在的理由,但仔细考究起来,此举却又犹如近亲结婚,眼光局限在本地,交流也在本地,艺术家、收藏家的视野难以开阔。艺术家也因为本地市场已可满足自己卖画的需求而不思另行各地交流提高,从而使艺术家的艺术水平无法长足进步;外地名家不引进来与本地名家同台竞技,收藏家的鉴赏水平也无法真正成长。我们不妨想象一下,若齐白石作品只有湖南人收藏,张大千作品只有四川人收藏,那他们两位今天又如何能成为享誉全国的大名家呢?

  反观山东艺术品市场,则基本上以推全国名家级别的画家为主,而本土的画家如果没有足够的分量是很难进入他们的法眼之中的。山东的画廊目光刁钻,盯的多是全国认可的名家。虽然因京津地区名家众多而以收藏他们的作品为主,但浙江、江苏、广东几个艺术强省的顶尖人物之作,他们也斥资收藏,毫不含糊。像浙江的曾宓、何加林、尉晓榕、张谷旻,江苏的徐乐乐、朱新建、刘二刚、周京新,广东的林墉、方楚雄、陈永锵、方向的作品都可在山东的艺术市场上见到。方楚雄老师的画作价格甚至卖得比广东还高。据我了解,现在山东的画廊市场已经开始移向新一代年青精英画家身上。山东的画廊所挂大名家之作,大部分是多年前的作品。有意思的是,据说有部分画家多年前收了画款至今还没把画作全部交齐给画廊,也真难为了这些执着等待的藏家机构了!此外,一些画廊之间还做到互通有无,共同推广看中的画家,把运营的风险降至最低。

  从两地艺术品市场的经营方式来比较,我以为,广东比较满足于力推本土画家为标杆,而山东则以引进全国高水平的画家作品来促使本土画家出外求学,来努力提高自身水平。故此,众多山东籍画家如李苦禅、郭味蕖、崔子范、孙其峰、李宝林、韩美林、江文湛、宋雨桂、刘大为、姜宝林、赵建成、王明明等画人能站在艺术的一线或前沿位置,与历来山东艺术市场的运作观不无关联。而这次的亲眼目睹,让我惊叹的是这么多的画廊机构能在多年前就达成共识并预先购藏当今画坛杰出精英之作,其眼光和魄力让人佩服,也的确值得广东画廊界思考。

朱光荣(广东省青年美术家协会常务副主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