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的是李文连的山水画

  说的是李文连的山水画。

  初夏时节,在嘉定,陆俨少艺术馆。面对李文连山水画展,那些山、那些水,那些山水融合呼应的中国画,我想到的便是这四个字:山水灵动。

  画家太多了,画山水画的也不能说少。李文连没有淹没其间,却是凭着自身的天资悟性与好学苦写,修炼成别致的这一个。

  我出生在燕山山麓,从小天天看山,看山上日出、风雨雪雾、春夏秋冬,山景变化多多,自幼幻想当个画家,把美景留在画稿原来是山的儿子山,可是他与生俱来的一个情结!他生长在唐山地区。家家户户都是画,所有的山墙全被画得满满的。在这般民间艺术氛围的熏染之中,幼年李文连以大地为画纸,开始了最初的创作。启蒙老师,是高级美术师的叔叔。在那片出过曹雪芹、出过管桦(作家兼画家)的土地上,他断断续续地画了十来年,梦了十来年。后来考入同济大学攻读土木建筑。

  自此移居上海三十余年。在上海生活,他结识许多老画家谢稚柳、陈佩秋、汪观清、刘旦宅、应野平、乔木、曹简楼、曹用平等等,他向忘年交的前辈画家学习、请教。

  汪观清先生是手把手教李文连画过瀑布的,所以李版的瀑布得了汪氏山水的大气。那么,他的泼墨山水的酣畅,有没有张大千、刘海粟先生的神韵呢?他的青绿山水的脱尘,有没有吴湖帆先生的遗风呢?还有陆俨少先生、贺天健先生我到上海30年,并没有人拜过哪个单一师门。他解释道,我喜欢看,喜欢逢人请教,从不存门户之见,谁都是我的老师。于是,在似与不似之间,在继承与突破之间,他找到了感觉(所谓学传统)。

  观李文连山水画,发现作者偏爱以大峰入画,哪怕是一幅直径仅60厘米的圆形扇面,他都能表现大峰的圆浑、厚重,再点缀以小树、小屋、小船等等,煞是入眼。故土山水的濡染以及世间名山大川的游历,激活了他的灵感,横看成林侧成峰,笔底下乃新意迭出(所谓师造化)。他这样造山水秀美之境:一是精心构图讲究气势、韵律和形式;二是细心画水以最灵动的水,令画面变化万千、大气而秀美;三是皴法混合以两种以上皴法画土石混合之山,尤以披麻、横点混合连擦一气呵成。至于自己的风格不定型,他说,是强烈的对比中求和谐,使线的节奏、笔的功夫、墨的韵味、色的细微构成一种律动,大笔淋漓,随意挥洒,以求意外效果,不死守一家门下。

  群树涧水碧,高峰秋气清。李文连某幅作品的自题款。这使我想起文如其人的老话。文如其人,画如其人。和李文连聊天,丝毫感受不到他那级别不低的职位,也丝毫感受不到他因绘画而赢得过的种种荣誉。好像只是面对一位心境平和的友人,听他轻诉笔墨情趣、浸润于山水意境的美好及其酝酿中的水乡系列、燕山系列、黄山系列、山村系列、扇面系列

  李画题款中一律没有时间。这又是为什么?因为我不需要别人研究我的作品。任人评说,心情自然宽松。心情宽松,不正是出精品的一大前提么?心情宽松了,方能悟悟画,悟人生方能得心源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