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军的艺术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

修军作品1958年《秋》套色木刻

  在杨锋看来,当帮闲文化成了消闲艺术,当为人生的艺术变为附庸风雅的工具,借来、拿来的东西理直气壮横行的今天,欣赏修军的艺术是一次自我反省,修军的艺术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

  是长安画派践行人,又是新兴木刻的践行人

  记者:新兴木刻遭遇长安画派,修军与石鲁的交往对他有什么影响?杨锋:过去对修军谈得不足。新兴木刻中呐喊、抗争的旨趣,形式上受德国表现主义影响很深,可以说是德国表现主义下的中国版本。随着新兴木刻进入延安,经过一个过程后,变成了解放区木刻,最大的特点就是民族化。因为新兴木刻中阴影、黑白的表现手法老百姓不喜欢,所以艺术家们民间学习、把木刻扎根在民间。

  新兴木刻刚刚诞生时,修军年纪小,他的老师是中央美院版画系主任李桦。修军和新兴木刻的艺术家有短暂的接触,但对修军的艺术风格影响很深。在修军的艺术创作上,带有很浓重的新兴木刻的风格,他的观点都是新兴木刻提炼出来的观点。所以我说修军是新兴木刻的最后追随者。抗美援朝退伍后,修军在西安碰到了石鲁。石鲁作为木刻家在中国版画界也有着很重要的位置,所以修军与他的交往,还有同行的渊源。虽然石鲁那时已是著名的国画家了。

  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也成为修军后来的创作思路,长安画派对修军后来的创作很有影响。长安画派追随了汉唐的传统,而非文人画,从拓片和民间寻找力量,长安画派能树立起来的根本原因是摆脱了文人画的局限,和生活有关系。所以,修军是长安画派的践行人,同时又是新兴木刻的践行人。

  寻找被遗忘者,大师级的版画家应有更多人知道

  记者:你在《修军的守望》中提到,长期以来对他的正视不足,是什么造成的?

  杨锋:这个现象我也觉得很挺奇怪。圈内对修军,所有人都没有异议,他是当时最突出的版画家。关于重视程度问题,版画画种本身的普及性不够,修军的画从来不是休闲品,应该是在这个层面上认识不足。我以为修军被遗忘了,但这次策展的三个年轻人还在关心这个问题,说明好的艺术不会被忘记。

  修军在美术史上有着特殊地位,在课堂上,现在的年轻人也对他的木刻有兴趣,但普通的市民不知道他,一个大师级的版画家应该有更多人知道。中国美术馆里也收藏着修军的作品,但在大众层面上影响不足,所以我很支持这次展览。

  记者:在艺术史上,这种被遗忘者不是一个两个,你如何看待他们的价值?杨锋:在艺术史当中,很多伟大的艺术家都是隔着时代被认识的。在现代艺术以前的古典艺术时代更是如此,伦布朗、梵高都是在死后才被发现其价值的。

  杨锋:当代人对某种艺术需要时,会在历史中寻找,那个被需要的人就显现了出来。这不是个案,而是常态。在我们这个时代,同样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艺术家活着的时候要有个性,一个有个性的画家,肯定是超前的,因为超前在同时代不被人们认可,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后来者才会发现他的价值。

  一生都与刀子木板打交道的人,内心必定充满光明

  记者:你评价中国近代美术史是为人生而艺术开场的,修军是这场运动最后的追随者和成功的践行人,在当下怀念修军的意义在哪里?

  杨锋:有两点特别重要。一是他有独立鲜明的个性,这种个性不是每一个画家都具有的;第二点是此时看艺术现象,看似繁荣,但面貌都差不多,目的也差不多。在相对平庸的环境中,修军的价值显而易见。版画画种是最简单最纯粹、最有力量的艺术形式,而一个一生都与刀子与木板打交道的人,必定是一位内心坚定而充满光明的人。

  记者:很多人对版画的印象,源于鲁迅对珂勒惠支的喜爱和介绍(德国女版画家珂勒惠支的作品最早是由鲁迅介绍到中国),但也就停留在了那个阶段,对版画的整体情况并不了解,你给我们介绍一下好吗?

  杨锋:现在版画样式多样,不再以过去黑白木刻为正宗,出现了各种版种、综合材料。现在怀念修军,从教学的角度讲,修军这样有个性、人生目标明确,艺术追求也明确的艺术家,他的版画不是附庸风雅的、也不是装饰的。不是鲁迅说的帮闲的艺术家,他有观点,有表达的欲望。这一点跟当代艺术很接近。

  过去的版画注重形式美,忽略了个人观点,当我做艺术干吗这个问题在当代出现时,我们回头看上一代的艺术家,修军就浮现了出来。

  陕西版画应向前辈学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记者:陕西版画的现状如何?

  杨锋:这两年版画的市场起来的速度也比较快,有几个画廊的投入非常大。西安美院版画系在八大美院中排名位居前列。陕西版画发展这两年还是不错的,涌现了很多年轻的力量,但少有人关注。西安美院版画系的实验室,是全国教育部的版画人才培养创新示范区、国家级示范区。我们有国际版画工作室,每年十月份,世界上最著名的国际版画带头人来工作室工作十天,这个项目在世界上有影响。版画比较国际化,对外交流多,国际化程度比较高,外籍老师比较多。

  记者:对版画未来在陕西的发展你有哪些展望?

  杨锋:我认为陕西版画目前只欠社会舆论的支持。今年除了修军展外,此前已有一系列版画的活动,陕西木刻的发展也有可能就因此腾飞。

  陕西版画还应该向前辈学习,在长安画派出现时,同时代的秦川木刻与它一样拥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在全国范围内造成很大的影响。目前陕西版画界现在还没形成这样的一个群体,还做不到当时在全国的影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修军展也在一定意义上提示年轻人要更有个性、在形式上更完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