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连的现代画作中没有了皴、擦、染、描

  李文连的画是所有热情的倾注对象,从五岁开始学画,到六十岁的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从南北二派兼容并蓄,大风入画,细处琢磨,到从微观世界发现全新的创作素材,具象的山水兼画抽象的小品,李文连的绘画世界被世界处处的风景影响着,全因为他有一双发现风景的眼睛。

  李文连踏遍五湖四海,他以艺术家的眼睛捕捉着异域风情中点滴风景,特别从微观世界的照片中,内心真正被震撼了,倘若你只有分子般大小,当水凝固时,当冰融化时,当气体被压缩时,在你眼前的世界会怎样?然而,这个世界就在我们的生活中。

  被相机放大后的树叶的脉络、昆虫的翅膀、植物的肌理,美得让人叹为观止。从此,李文连的现代画作中没有了皴、擦、染、描,没有了大开大合的全景式山水,没有了令观者心头沉重的气势,取而代之的是以线和点交搭构成,灵动色彩的糅和,从具象的山水转入半抽象的小品。

  李文连解释为,换个角度看山水,不见森林而见枝杈,不见群山而见奇石,不见瀑布而见流水。每个观者都能从他的作品中看出自己的感觉,哪种看似有无限纵深的立体画风,更加趋向时尚的现代审美,看似没有山水,但从点的大小到线的曲折再到色彩的丰富,无一不存在山水的影子。李文连在风格的突变中尝试另一种生活方式,无论是什么,无论像什么,只要画得开心,

  李文连的现代画作中以《树系列》居多,远远黛青色的山峦下,一篇秀木摇曳着身姿,细细的枝杈扶摇直上,仿若峨眉淡妆的女子,女子身上装点的色彩已经超出了文学语言中对于春色描述的司空见惯,紫色、藕荷、绯红、桃粉;没有观者能说清画中究竟是什么树,也没有观者能想象画中表现是哪个季节,只是满眼都弥漫着生动鲜活的气息。《红楼梦》中香菱说:那种有口里说不出来的意思,想去却是逼真的,有似乎无理的,想去竟是有理有情的

  李文连说:世界上没有不存在的美,缺少的是发现美的眼睛。自小生活在河北燕山脚下,李文连从小天天看山,看山上的日出、风雨雪雾、春夏秋冬,山景变化多多,自有幻想当个画家,把美景留在画稿叔叔是他的启蒙老师,从花鸟、山水、人物的绘画中,他将时间交给了绘画的探索。

  李文连的山水画作具有雄强厚重、南北兼容的画风,这是他多年习画所追求的境界,也是中国书画界对于李文连山水画的最高评价。

  观李文连作品,皆以大峰入画,故土山水的濡染以及世间名山名水的游历,激活了他的灵感。其作品讲究气势、韵律和形式,以最灵动的水,令画面变化万千,大气而秀美;以两种以上皴法画土石混合之山,尤以披麻、横点混合连擦一气呵成;在强烈的对比中求和谐,使线条的节奏、笔的功夫、墨的韵味、色的细微构成一种律动,大笔淋漓,随意挥洒,以求意境效果,不死守一门之下。

  李文连说:北派山水画气势雄伟、风格峻拔,其中的山岳峰岭意境,不仅有彰显中原文化宗主地位的气势,而且表现出一种坚忍达观的精神。但显得笔墨粗糙,细腻缺失,不可近观。而南派山水表现南方山水风景秀润多姿。擅长水墨山水或淡着色山水,郁茂秀润,虚实相生。缺点是难以成大幅画卷,画面张力稍差,视觉冲击力弱。

  李文连所追求的是将南北两派优势在同一幅画中均有表现,相互衬托,相得益彰,他对画作反复推敲,中近景以小写意入画,远景采用大写意的手法,以大风入画,细处琢磨,形成了雅俗共赏、南北兼容的独特绘画魅力。在其作品中传统意味的山水、云雾、清流无不具备,然而这山峦、云雾、清流又是简洁到了朴素的地步。这简约的朴素画面凸显现代人期盼的宁静、清澈和现代意味的透明。

  艺术经历:

  李文连,1950年1月出生。自幼喜画并从叔父习画,数十年笔耕,专攻山水,形成了自己雄强厚重、南北兼容的画风。多次在中国美术馆、中国军事博物馆、全国政协大礼堂、上海美术馆、刘海粟美术馆、陆俨少纪念馆、宋文治艺术馆及日本等国内外展馆展出。人民大会堂、中南海、毛主席纪念堂均收藏其多幅作品。周恩来纪念馆、中国抗日战争纪念馆、南湖革命纪念馆等馆藏机构都收藏了他的作品。

  李文连现为中国国画院副院长、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中国书画研究会副会长、上海书画院院委会副主任、大东江书画院院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